• <nav id="0mcu8"><nav id="0mcu8"></nav></nav>
  • 您的位置:六盤水新聞網 >> 房產家居 >> 房產新聞

    打破樓宇寬帶壟斷

    作者: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時間:2020/11/04 09:18

      近年來中國發力推進網絡提速降費,為企業轉型升級提供支撐。圖為廣東廣州珠江新城的廣州國際金融中心大樓里,某企業員工在上班。
      新華社記者 盧漢欣攝

      程 碩作(新華社發)

      商務樓宇寬帶費用昂貴,企業、租戶高呼“用不起”?物業、開發商和二級運營商合伙制造壟斷,寬帶用戶“愛買不買”毫無選擇權?設施老舊網速慢,理論帶寬只是“看上去很美”?

      今后,這些問題有望得到徹底解決。最近,工業和信息化部等五部門印發了《關于開展商務樓宇寬帶接入市場聯合整治行動的通告》,有望打破商務樓宇寬帶網絡業務壟斷格局,為用戶享受提速降費政策紅利打通“最后一公里”。

      

      商務樓宇成寬帶壟斷“重災區”

      樓宇寬帶壟斷是老問題。

      “我去年想在家安寬帶,去家門口的中國移動營業廳一問,對方卻說我所在的小區住宅樓不歸他們管。”北京市朝陽區居民王洋透露,他家附近幾個小區的寬帶業務早已被代理運營商“劃了片”,哪個小區的網絡由哪個運營商負責,各自都心照不宣。“不怕服務差,大不了換一家運營商。怕的是連選擇的權利都沒有。”王洋說。

      相比居民小區,寫字樓更是寬帶壟斷的“重災區”,某些代理運營商推出高價低速的“企業寬帶”產品,讓一些小微企業苦不堪言。

      據了解,“提速降費”(提網速、降網費)實施5年來,有關部門和地方政府多次出臺政策、開展專項行動,試圖解決小區、寫字樓、工業園區等場所寬帶業務形成局部壟斷的問題。例如,工業和信息化部曾于2018年12月開展為期一年的商務樓宇寬帶壟斷專項整治工作,要求基礎電信企業等不得與房地產開發企業、物業管理公司等達成任何形式排他性協議或約定,保障各企業平等接入、用戶自由選擇的權利。但各地的寬帶壟斷問題一直沒能得到根治。

      “三大運營商‘針扎不動、水潑不進’是普遍現象,導致寫字樓寬帶費用溢價嚴重,多出來的部分就成了物業和代理運營商的壟斷利潤。”宋晨、張曉偉是大學同學,畢業后共同創辦了一家教育培訓公司,曾在北京一棟寫字樓租用辦公室1年多。

      兩人介紹,小微企業作為承租方,在代理運營商和物業公司面前的話語權、議價權極為有限。當時,物業合作的代理運營商提供100兆帶寬“企業寬帶”,費用一年接近1.5萬元,遠遠高于市場價格,但企業沒有什么選擇余地。“后來為降低成本,除了開展教學需要租用教室外,現在公司多數業務已經改為彈性辦公、在家辦公了。”宋晨說。

      “理論上說是‘保證3家以上寬帶運營企業平等接入’,其實呢,人家找的幾家都有默契,定價沒差別,本質上還是壟斷。”張曉偉補充說。

      業內人士指出,小區住戶大多本身就是業主,與物業打交道時有一定話語權,情況要好一些;商用樓宇則不同,入駐企業基本都是租戶,開展業務離不開網絡,為了辦公方便往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物業面前只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因此,商業樓宇寬帶網絡壟斷現象一般更為嚴重,有時甚至產生物業、二級運營商為維持壟斷地位,對用戶和競爭企業采取威脅手段的現象。

      聯手整治價格違法行為

      網絡經濟已成為拉動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引擎。在此背景下,中國固定寬帶接入用戶持續保持巨大規模和高速增長。工業和信息化部發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9月末,全國互聯網寬帶接入端口數量達9.37億個,比上年末凈增2104萬個;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3家基礎電信企業的固定互聯網寬帶接入用戶總數已達4.76億戶,比上年末凈增2682萬戶。

      與此同時,商務樓宇寬帶網絡壟斷等問題卻一直困擾著企業和用戶,是提速降費“最后一公里”的梗阻點,影響網絡經濟持續健康發展。湖南小伙常俊在北京市海淀區某寫字樓一層經營著一家文印店,店內設有3臺電腦供客人使用,但卡頓的網速經常讓電腦前排起長隊,影響消費者體驗。“我這兒的寬帶是200兆帶寬包年,實際使用根本達不到理論速度。”常俊說。

      一家主營寫字樓、高校寬帶接入業務的寬帶運營公司負責人向記者透露,寬帶局部壟斷形成原因很復雜:有些是開發商建設樓宇時標準執行不嚴,光纖鋪設不到位,轉而將寬帶業務交給運營商,收取“入場費”;有些是物業缺乏相應資金對樓宇進行必要的改造升級,指定特定運營商改造設施并收取“入場費”。“二級運營商在洽談、定價等方面比大運營商更靈活,入場后,已經交過一筆錢的運營商為了保證贏利,只能進一步抬價。”該負責人說。

      業內人士指出,要解決樓宇寬帶壟斷問題,物業、開發商和代理運營商同是重點整治對象。為此,工信部等五部門此次開展的聯合整治行動,有別于此前單一職能部門“單打獨斗”格局,將充分發揮工信、住建、公安、市場監管等多部門聯動作用,以破除商務樓宇寬帶壟斷,打通網絡提速降費“梗阻”。

      具體看,有關部門將排查整治三類違法違規行為,即商務樓宇內寬帶業務排他經營和限制競爭行為、商務樓宇內寬帶業務價格違法行為、新建商務樓宇未嚴格執行國家標準行為,精準直擊人為制造壟斷、價格虛高、設施不完善等商用寬帶提速降費痛點難點。此次整治行動將針對上述問題有的放矢,開發商建樓鋪線不嚴格執行標準、物業縱容運營商排他經營、運營商收取高價資費等現象有望得到解決。

      打通提速降費“梗阻”

      使用流暢、價格合理互聯網是企業經營的一條“生命線”。打破寬帶局部壟斷,對落實提速降費改革成果、優化營商環境有著重要意義。

      近年來,中國寬帶網絡提速降費效果較為顯著。國資委數據顯示,2019年,三大運營商流量平均資費降幅超過30%,降費約4600億元,為市場主體優化營商環境。

      工信部副部長劉烈宏指出,開展商務樓宇寬帶接入市場聯合整治行動,是打通網絡提速降費“梗阻”的重要舉措,是做好“六穩”工作、落實“六保”任務、切實降低企業生產經營成本的迫切需要。

      目前,各地有關部門已采取行動。山西省已成立聯合整治工作領導小組,出臺整治行動實施方案,并于10月開始行動;湖北省召集電信、移動、聯通、廣電四大運營商開展工作推進會,并展開前期自查整改;河南省對聯合整治工作進行了安排部署,各基礎電信運營公司等已著手推進專項整治工作。

      下一步,相關整治行動將采取“四步走”,分組織部署、自查整改、排查整治、總結完善四個階段,于2020年10月至2021年6月有序展開。在此期間,有關部門將對轄區內商務樓宇寬帶接入市場情況進行全面摸底,督促相關市場主體圍繞整治任務要求開展自查自糾并報送整改落實情況,并通過明察暗訪、突擊檢查和隨機抽查等形式對轄區內商務樓宇寬帶接入市場進行集中排查整治。“一是著力破除獨家壟斷,全面排查整治商務樓宇寬帶業務排他經營和限制競爭行為。二是堅決取締高額‘入場費’,深入排查整治商務樓宇寬帶業務價格違法行為。三是嚴格落實國家標準,持續排查整治新建商務樓宇未嚴格執行國家標準行為。”劉烈宏說。

      據了解,各地相關部門將對各類違規樓宇采取清單式管理、銷號式督查,違規企業將被媒體集中公開曝光,并納入企業誠信記錄,違規企業負責人還會被列入失信名單。以暴力、威脅手段,強迫他人接受指定電信業務服務,或者強迫電信運營企業及其業務代理退出電信業務服務,情節嚴重、涉嫌強迫交易罪或者其他犯罪的,將由公安機關依法嚴厲打擊。

      “降低企業寬帶和專線平均資費有利于引導企業數字化轉型,堅決整治違規收費則有助于改善營商環境,進一步激發企業活力。這一行動及時而重要。”中國企業聯合會首席研究員繆榮說。

    (責編:孫紅麗、初梓瑞)


    亚洲成A∧人片在线播放